68岁退休老工程师:我遭遇“被股东”又“被判输

浏览次数:106 时间:2019-05-06

接到陈庆华的相关反映后,去年底,记者曾赶到东台法院采访。在法院大厅,该院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得知记者来意后表示,该案审理法官不在,要走记者的证件进行登记核实,让记者在大厅等待。半个小时后,该工作人员回到大厅,交还记者证,请记者再“稍等”。又半个多小时后,法院一位负责接待媒体的男性工作人员打来电话,请记者等他汇报,汇报后会及时将相关情况反馈给记者。记者向其索要联系电话,以方便今后的工作对接,但被其婉拒。而直到记者发稿时,也未接到东台法院任何情况回复。

因为对相关判决存在疑义,陈庆华开始向多个部门提出申诉,其中包括向盐城中院提出再审的请求。而在此期间,东台法院冻结查封了他的全部养老金,查封了住房,并开走了一部汽车。就在2018年9月前往盐城中院参加相关听证时,陈庆华被东台法院扣押,拘留了15天。

记者了解到,早在2012年前,陈庆华曾在南京一家公司负责地效飞行器的技术研发,后来这家企业被另外一个老板收购,进行技术交接后,陈庆华就离开了该公司。此后,收购企业的该老板又成立了一家翼船制造公司。2013年3月27日,这家翼船制造公司组织地效翼船试航时发生坠海事故,导致一名工作人员不幸身亡。事发后,遇难者家属与该翼船公司达成了相关协议,由翼船公司及该公司董事长赔付200万元。然而,相关赔付款项并未如期支付。为此,遇难者家属一纸诉状将该翼船公司、董事长以及陈庆华告上了东台法院,主张赔偿款199万元。

身份被冒用名字被冒签,被“安排办理”的人已出面作证

陈庆华说,案件在盐城市中院审查期间,只知道其身份被冒用登记为翼船公司股东,但因为翼船公司在2013年12月前就已经关闭,包括原董事长在内的知情人也下落不明,无法弄清其身份是如何被冒用、所有的公司登记文件及公司章程中的名字是如何被冒签的。收到盐城中院的民事裁定书后,陈庆华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翼船公司设立登记的经办人王某某,王某某为此出具了书面证词,证明其在公司设立登记时文件签名以及账户验资等事宜,均是其根据原董事长的“安排”办理的,陈庆华对此并不知情。

“翼船公司发生事故被告上法庭,不在公司工作的我却成了被告。”陈庆华对此是百思不得其解。记者看到,在东台市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上有这样的表述:经查明被告翼船公司于2012年4月17日成立,注册资本1000万元,发起股东中包含陈庆华。法院判决书中还表示,被告翼船公司以及陈庆华等经合法传唤未到庭,应承担由此产生的可能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,最后判决被告翼船公司及董事长赔付199万元。199万元中不能清偿部分,被告陈庆华承担补充赔偿责任。

1951年出生的陈庆华,是部队通信领域的副总工程师。从部队转业地方后,自2000年开始,一直从事高科技地效飞行器研发,取得了不少成就。如今年届古稀本应安享晚年的他,却因为一场令他“费解”的官司,背上了巨额赔偿债务,成为了“被执行人”,还被迫与妻子离婚。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他陷入如此窘境?记者采访时,这位68岁的退休老工程师表示“说来话长”也“说来心酸”。扬子晚报网/扬眼记者 陈咏

Copyright © 2002-2014 澳门永利赌场|澳门永利娱乐 版权所有